【隨筆】寶貝老闆 feat. 弟弟

昨天心血來潮地看了電影『寶貝老闆The Baby Boss』,跟我弟。
 
整部電影只有兩個字可以形容:可愛。從角色設計到場景設計到對白設計,就是可愛,但絕非俗不可耐的那種。它可愛的溫馨、可愛的新奇、可愛的有點邪惡,而它邪惡的目的更是可愛到不行。(就不爆雷了)
 
明顯的這就是一部闔家歡樂的親情動畫片,主打手足之愛。關於手足之愛,我算是個專家,雖然我只有一個弟弟,但是我把弟弟對我的愛使用得淋漓盡致。對沒錯,是弟弟對我的愛。
 
 
第一,從小開始,弟弟就是最好的出氣筒,以精神分析學派理論,之所以我可以成長的如此豁達,都是因為小時候的壓力有適當的宣泄管道,謝謝弟弟的愛。
 
 
第二,弟弟是最好的跑腿。人家說公主病不是公主只是有病,那我能說姊姊病不是有病,就是姊姊。姊姊就是愛使喚、姊姊就是要偷懶、姊姊就是上行下效,上面叫我怎麼行動,我就叫下面給出成效,稱為「上行下效」。(啾比新語,2017)因此姊姊如此善於分配、講求效率,全都要謝謝弟弟的愛。
 
 
第三,弟弟是永遠的敵人,而敵人使我們更強壯。
小時候只要發現對方做了什麼值得被教訓的事情,姐弟倆宛如挖到寶藏,絕對要公諸於世、接受仲裁。只要計謀成功,便在行刑現場沾沾自喜,但若是處罰的分量不如預期,則必須在旁煽風點火、加油添醋一番。於是我現在如此詭計多端、伶牙俐齒,也是拜弟弟所賜,謝謝弟弟的愛。
 
只是隨著時間推移這招越來越失效了,處罰效果越來越經,而弟弟也從委屈求全變成囂張跋扈,「怎樣,要講就去講啊。」的姿態,一開始還可以揍他幾下讓他明白狀況,但看著牆上鉛筆標注的身高賽跑越來越白熱化,最後終於永遠被超越後,我知道弟弟長大了。這時候聰明的姊姊都該明白,我們需要忍著拳頭,改變策略。
 
 
第四,弟弟是永遠的同盟,而同盟使我們更強壯。
於是這場手足的角力,我們發現有更大的敵軍,有鑒於先安內後攘外的概念,手足先暫時取得和平共識。
因為我們知道只有小孩懂小孩,小孩結盟不一定能抵抗大人,但至少有地方討拍。我們知道在跟爸媽戰爭的時候,躲在自己房間不如躲在手足房間安全。世界上沒有其他地方,妳可以帶著各種情緒理直氣壯地進去,使用不限次數,然後離開不用付錢。謝謝弟弟的愛。
 
 
第五,弟弟是永遠的靈感,而靈感使我們更強壯(到底原本有多脆弱)。
身為一個台灣學子,在汲汲營營各項考試當中,所有作文項目,寫弟弟就對了。寫弟弟生病,展現手足之情;寫弟弟玩樂,展現手足之情;寫弟弟成長,展現手足之情。啊,多感人!
 
書寫弟弟是我的秘密武器。小時候的弟弟一定沒有想到,他的故事會成為姊姊生花的妙筆,被國文老師一個班級一個班級的朗誦。一定不知道,在考場腸枯思竭的姊姊,被他拯救了一次又一次。姊姊從來不是偷天妙手,弟弟卻是稿紙上永遠的東風。於是我的求學能一路順遂,都要謝謝弟弟的愛。

 
小時候弟弟老跟在屁股後面,怎麼罵也罵不走,每天嚷嚷著說要跟姊姊結婚(三歲就這麼有眼光!)現在倒是一心想出去外面交女朋友,真是人心不古。余光中四個女兒四個假想敵,我一個弟弟也可以湊幾個假想敵,難怪人家說大姑是第二個婆婆,準備嫁進來跟我爭奪弟弟的愛的那個誰,妳要討厭我就討厭我吧。
 
 
每次我問我弟:『你姊姊我漂亮嗎?』
我弟都說:「我從小看你長大,不要問我。」
嗯,果然是親弟。
 
 
昨天看電影前我跟我弟去運動,旁邊有個正妹,我弟忠厚老實、剛毅木訥、生性害羞,但男人依舊是男人,叫姊姊幫他搭訕。
『可是你覺得她會跟我講話嗎?』我問
「會的~正妹就是要跟正妹做朋友啊!」
弟弟給了個燦爛的微笑,很不一般。
 
 
不愧是親弟,我也覺得你很帥,就像寶貝老闆裡面說的,如果愛無法分享,那我願意把我所有的愛都給你。

 
 
 
但我才不要幫你搭訕勒,笨蛋。
 
 
 
以上為電影觀後感
真的有人有看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