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童話繆思】美女與野獸:唯有放手去愛,才能真正學會愛

從童話裡窺看真實人生的寓意,美女與野獸裡,不只訴說勇敢去愛的價值,更多的是在愛的過程裡,成為更美好的自己。

童話是富有詩意的提醒,告訴我們唯有去愛,才能學會愛。

美女與野獸被很多心理學家譽為最有思想深度以及最富象徵意義的童話故事之一,迪士尼電影公司在近 30 年後將已臻於完美的卡通版美女與野獸翻拍成真人版,在精緻的美術、音樂細節還原以及高人氣的選角之下,真人版美女野獸也重新掀起了話題。

不同於動畫版的美女野獸,迪士尼真人版美女與野獸不只在人物刻劃上更加的立體鮮活,也保留了法國原始童話版本裡重要的劇情概念。對於非常喜歡童話故事的 Jubie 來說,真人版美女與野獸增添了不少趣味橫生且值得深入探討的細節。我們今天就一起跟著最新上映的電影,來看看心理學是用怎麼樣的角度來解讀這個意涵豐富的經典童話。

故事之初:玫瑰花的綻放——女巫的詛咒 vs 父親的禮物

玫瑰花不管在哪一個版本的美女與野獸裡都具有非常象徵性的意義,在故事的一開始狼狽的巫婆帶著玫瑰花出現,祈求王子給予一點溫暖的避寒空間,但傲慢又無情的王子卻狠狠的拒絕了衣衫襤褸的女巫,女巫發現王子是個自私且內心沒有愛的人,便告訴他真正的美是來自於內在的,於是下了一個詛咒將王子變成了醜陋的怪獸,除非他在最後一朵玫瑰花瓣掉落前學會如何愛人,並且也得到對方的愛,才能解除咒語,否則他將一輩子都只會是個醜陋的野獸,而整個城堡也同時陷入了詛咒。

貝兒說:「因為一朵玫瑰花被囚禁一輩子!?」

是的,玫瑰花不僅僅是個魔法時限或是約定,玫瑰以著溫情的姿態出現,卻被王子冷血的拒絕,象徵的是王子內心所缺乏的東西,是關懷、包容、奉獻這般的真愛和無私情感,因此正是這些心理的缺乏,讓王子儘管身居富麗堂皇,而內心卻依然是個肆意野性的野獸,毫不留情的傷害了人。

女巫的出現像是個命運的關卡,讓王子內心的野獸不得不浮上檯面面對世界的考驗,那些他從來無法同理的醜陋和孤寂,再也沒辦法躲藏地用最直接殘暴的方式,長在身上如影隨形,讓他親身感受。時間,是最殘酷也是最仁慈的禮物,若王子沒辦法在一片片凋零的花瓣中,學會最真摯的情感交流,脫離曾經幼稚無情的自己,那內心的缺乏便會像個牢籠,永遠囚禁自己。

而對於貝兒來說,玫瑰花一直都是和父親間甜蜜的約定,也正是因為這個約定,開啟了 3 個人交錯的命運。玫瑰象徵了愛情,代表了認識野獸之前,父親是貝兒唯一的情感傾注對象,心理學家認為,在成長過程中孩子對父母的依戀是再正常不過的事,這樣的依戀會在成長過程中經歷轉化,從家長身上抽離然後傾注在愛人身上,而正常經歷發展下和父母的情感,更是與未來伴侶長久幸福的基礎。

前一篇的青蛙王子講到,父親往往是促成女兒和未來夫婿在一起的關鍵,在美女與野獸也不例外,相較於青蛙王子裡國王的有意識調停,美女與野獸的父親顯得無意識多了。但正是他和女兒之間的無私之愛,闖入了野獸的生命,也讓貝兒的情感有了成長和流動的空間。(推薦閱讀:【童話繆思】情人節重讀《青蛙王子》:親密關係是一起成長的過程

因此父親為了心愛的女兒盜採玫瑰,既是象徵著對於女兒的愛,也預示了無憂無慮受父親庇佑的少女時代的結束。因此和野獸需要面對自我內在的挑戰不同,貝兒需要面對的是外在環境的壓力,不管是面對大男人主義的加斯頓,或是保守迂腐的村民,以及令人懼怕的野獸。

折斷的玫瑰為貝兒所帶來的,是令人不安的野獸式磨難,而這樣的經歷卻變成一種獲得更成熟完整的自我和美好愛情的歷程。

女巫說:「真正的美是來自內在」

美女與野獸更開宗明義就提醒著我們,真正的美是來自內在。真正的美是無私的奉獻、是對人的關懷、是自我的覺察,真正的美是我們可以再不違反自己心性原則下,發自內心地為這個社會增添更多善良美好的元素,用我們的笑容灌溉出更多笑靨,用我們的愛牽引出更多的愛。

有別於一般英雄救美的模式,美女與野獸的貝兒以一個女英雄的姿態出現,拯救了王子和城堡,卻也是因為野獸的圖書館,開啟了貝兒更多的豐富世界,因為野獸先學著去付出,試著為在乎的貝兒改變,貝兒才有愛上野獸的機會。

童話是富有詩意的提醒,告訴我們唯有去愛,才能學會愛;為所愛的人改變,選擇願意為妳改變的人。

成長之路:蛻變的魔法——唯有去愛,才能學會愛。

美女與野獸用最直接純真的姿態,描述了人類同時具有動物本性和心靈智慧的雙重存在,在人類從孩童時期成長過程中,這些互相衝突的對立面必須統一起來,而人類經歷這樣的成長和磨合,才能獲得完全的人格成熟。

野獸就如同原生之初的我們,用最原始的姿態要求世界,儘管我們的本性是美好善良的,卻還是一種未經歷社會化的「本我」,在只顧著自己的滿足下,往往容易傷害了別人;而貝兒的存在像是高尚的理智和對理想的追求,更滿懷著無私的愛和情感,像是「超我」那樣的高等心靈智慧,而兩者的結合,便是「自我」成熟人格發展以及懂得奉獻的情感關係。

當然我們若不提及這些單調的精神分析學派的語言,想像著電影中當野獸牽著貝兒的手踏入舞池的那瞬間,好像心底那兩個不同面向的自己,就這麼優雅的共舞了。終於啊,心裡這麼想著的,就是因為這麼得來不易,就是因為畫面美的讓人目不轉睛,才珍貴的讓我們意識到心底最深層的渴望,那個幸福的真理。

美女與野獸其故事最深層的意涵,並非貝兒愛上野獸或是戀父情結的轉移,最關鍵的是在這段歷程中貝兒和野獸的自我成長。

所有的失去,都是為了更富有的未來

美女與野獸的結合,象徵著存在於人類身上的動物本能與理智心靈互相整合的必要,若兩者分離,則會產生痛苦和憂患,如同野獸一樣會因此喪失活著的動力。野獸和貝兒分離,意味著走向死亡,這是因為貝兒代表著人類的心靈和嚮往,但是美女與野獸故事也一再告訴我們,所有的失去都是為了更富有的未來。

當野獸失去貝兒,顯示了野獸內心真正的成長和轉變,他給了貝兒自由和快樂,學會了真正的愛人以及付出。貝兒也因此看清了自己內心深處對野獸的情感,了解了她再也不必在父親或是野獸當中做出選擇,因此更能自在的去愛他們。這樣的一個分離過程達成了平等且自願的情感交流,是兩者最後能以和諧歡愉的關係戰勝詛咒的關鍵。

野獸和貝兒都可以代表著某部分的我們自己,象徵著我們得在成長過程中找到自我最舒適的平衡,一切改變都是發自內心的。從一個不成熟、衝動又自我中心的性格,發展到能懂得付出奉獻,不委屈不壓抑的真誠人格,而這樣的本能與理智的結合,才會是來自內在的最美好的自己。

「夜越黑,黎明就越近,我們所要做的,就是在夜空盡情閃亮,然後張開雙臂擁抱太陽。」

自我成長不是個服務員,喊一喊就會出現,它是個必須抱持著強大的意識去實踐的漫漫道路。而命運往往像女巫,突如其來地給我們考驗,逼我們走上坎坷崎嶇的旅程。但是妳注意到了嗎?命運的女巫從來沒有放棄我們,在我們最困難絕望的時候,總會幫助真正願意去愛去付出的人,再給我們一次玫瑰綻放的機會,像是最黑的夜緊跟著黎明一樣,於是生命得以再次開展,而且更臻完善,就像電影最後那恢復一切生機的城堡,以及相愛而得以結合的美女與野獸。

當電影進行到最後,冷冽冰雪融化成春陽,花朵在笑容中重新綻放,我們學會想要如何享受春天,端看如何面對冬天。

忠誠之心:悲劇,是因為我們袖手旁觀

在迪士尼版本的故事當中,強壯的加斯頓以及會說話的家具們,為整個故事更添增了生動有趣的人物刻劃、以及充滿奇幻色彩的魔法魅力。

這些有趣且迷人的角色們,也是迪士尼故事之所以可以更被大家說廣為接受以及流傳的原因之一,他們讓童話故事更立體、層次更豐富之外,在時代背景的建構下,納入了豐富文化的底蘊,例如迪士尼版本設定的小鎮,充滿男尊女卑的觀念,凸顯了貝兒的獨特和對外面世界的憧憬。不同於傳統的保守價值觀,她不願意嫁給大男人主義,儘管強壯帥氣卻粗俗沒內涵的加斯頓,讓貝兒的個性相對於原始版的童話故事更鮮活起來。

此外最令人喜愛的,莫過於這些活靈活現的家俱僕人們,他們不只為整個故事增添了趣味性和張力,更是野獸和貝兒關係進展不可或缺的調味劑,這些像是看透一切的家俱僕人們,帶領了觀眾進入劇情,迪士尼不只利用僕人角色反映了野獸的處境,也像是批判者、預知者一樣的用另外一個角度給觀眾不同的資訊。

從這些忠心耿耿的僕人們眼中,我們看到了野獸暴戾的脾氣,卻也看到善良的本心。真人版的美女與野獸,第一次將野獸的童年和過往揭示於大眾,作為一個完整的文本架構,這樣的改編讓野獸的形象有了更深入人心的力量。

野獸,一個童年缺乏關愛因而長大後需要以更加傷痛才能學會「愛」的王子,我們從茶壺太太的口中,看到僕人和野獸更深層的羈絆,第一次知道成為悲劇(杯具),是因為袖手旁觀,也了解到孩子成長過程中對父母的依賴和互動,是建立未來與人相處的重要過程。

童話故事就如同魔法鏡子,它映照出我們的內心世界,也像是女巫留下的地圖,帶我們走向任何想去的地方。童話之旅就如同人性的探索,而我們在這過程中,找尋很久很久以前所流傳下來的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