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短跑選手

我生命中見過最強大的短跑選手,是朝情人狂奔而去的女人。世大運,把情人放在終點,每個女人都能當國家代表隊。
 
上週末我和新婚人妻E去參加了一場行銷課程。但坐在我身邊的E不是E,是迫不及待、是滿腔思念、是弦上的箭、是預備教室門一打開,就朝老公全力衝刺的女人。
 
「掰!」門開,聲音徒留在空氣中,人已不見蹤影,好快。
 
讓我想到大學時候也見過這類的短跑選手。她是我好同學,總是和我比鄰而坐,也總是在鐘響前十分鐘,便收拾乾淨、整裝待發。鐘聲響起,她頭也不回跑得比誰都快,不是跑向情人,是跑回家。
 
 
後來才發現,我生命中的短跑選手們,不是跑向一個人或是一間房。我們奮不顧身衝過去的,是歸屬感。
 
歸屬感很奇妙,就像是你生來,就可以在這裡,被疼愛、很囂張。
 
有些人,就是能成為妳心棲息的地方,有他在,到哪裡都是家鄉。認識許先生之後,第一次覺得台北像家。
 
 
下課後,搭上去找許先生的捷運,我腳下長出一條一條藍色跑道;一節一節的車廂,綿延成田徑場。關門的嗶嗶聲響起,像哨音。
 
選手各就各位,預備,碰!
 
我們高速奔跑,朝情人狂奔而去,我們終於心無旁騖,情人是心裡唯一風景;我們跑回家,像主場優勢的選手,有別人沒有的歸屬感。
 
 
回家,似乎我們就能無堅不摧,就能比強大更強大。
 
回家,好像眼淚也有降落的地方,好像小小的驕傲都能彰揚。
 
我們的田徑場,我們的選手,我們回家。
 
 
 
我從小萬隆,直奔淡水。酷熱的夏日淡水捷運站,我起跑後的一小時,總算抵達終點。捷運鋪成24公里的跑道,有夠遠。
 
 
許先生踏著悠哉走來:「嗨,短跑選手。」
 
 
「姐跑的是馬拉松!」
 
 
 
#歸屬感
#世大運
#這次回家比賽
#你在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