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萬隆】無敵手工麵包

『到不了的地方都叫做遠方,回不去的世界都叫做家鄉。』
 
每當要訂回台東的返鄉車票,這句話,就是我和台鐵訂票系統相對無語的最佳註釋。
 
我的家鄉真的是在遠方。
 
上週末,我噠噠的普悠瑪蹄是美麗的錯誤,我是歸人,卻匆匆地像個過客。總之,這次回鄉是一個快閃行動的概念,儘管快閃,但該做的事情一個都不能漏,例如被太陽曬黑、海岸線走一回、在家吹冷氣不付錢,還有,吃母親全世界最棒的手工麵包,真心不騙。
 
如果沒有媽媽的料理,家鄉好像也不能稱之為家鄉。媽媽的麵包遠近馳名,得排隊預購。臺北女兒在家賴活,總還不盡興。
「媽,我想帶麵包回臺北。」
『可是我明天沒有要做麵包耶。』
「蛤~~~可是我想要五條~」
 
蛤~~蛤~~蛤~~蛤~~~
 
 
『我再看看。』
好吧。
 
 
隔天一早七點,自然醒,好山好水,睡眠品質都不同檔次了。不愧是後山台東,早晨空氣如此清幽空靈,靜的彷彿整個家只有我一個人,瞬間我發現這不是彷彿,整個家真的只有我一個人。我爸媽呢!?
 
於是我立馬理解到,麵包有著落了!
 
抱著對母親早起到餐廳烤麵包滿心的感恩,我甜美地、知足地、繼續睡了回籠覺。人生至此,夫復何求。
 
 
回臺北前的下午,母親大人拿了一個嶄新的GUCCI金色大提袋,小心翼翼地把五條手工麵包裝進去。提著,彷彿走進第五大道。不愧是我媽,做個麵包都能有貴婦般的格局。我是我媽女兒,我驕傲。
 
臺北捷運上,拉著和提袋同色系的行李分送麵包,時尚。回小萬隆後秒睡,弟弟下班回家,看見擺在桌上耀眼顯赫的GUCCI金色大提袋。

張著牛瞳大眼,閃著光,語氣藏不住的興奮:『怎麼有這個!!!!!裡面是什麼包!?』
 
 
 
 
「你媽的麵包。」
 
   
 
『喔。』
要不要吃啊~
 
 
『我現在不餓。』
 
 
 
 
哼,就你這德性。
 
 
--
後記:
隔天晚上,連哄帶騙,塞了一塊麵包給我弟,他意興闌珊地咬著。我媽正巧打給他。
『你有沒有吃到我做的麵包?』
「有啊,現在正在吃。」
『啊怎麼現在才吃,昨天剛烤好比較好吃怎麼沒有吃。姊姊沒有拿給你嗎?』
母親語氣透露了失望。
 
我看了看我弟,背上莫名有中箭之感。天地良心。
 
:你乾脆跟媽媽說你今天才看見我好了。
   
 
『那昨天的妳是誰?』
 
 
 
 

誒,吃個麵包而已,別問我這麼哲學性的問題。
 


 
宇宙無敵好吃手工麵包
紅麴蔓越莓歐式麵包
宵夜文